普通会员

深圳市奥纳科技有限公公司

贴片电容、安规电容、可调电容、钽电容、贴片电感(高频绕线电感、高频薄膜电感、...

产品分类
正文
大众途观4S店保养维修工擅自“试车”出事故走自己的保险只赔2千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19-11-17  

  汽车定期保养是为了消除隐患,预防事故发生,可是前两天,铜仁的吴先生把大众途观车开到4s店去保养的过程中,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维修人员开出4s店并发生了交通事故,造成车辆右后门凹陷,多处磨损,一辆好好的车就这样变成了事故车辆。

  11月4日,在上汽大众铜仁恒信众和4s店门口,视频中的车辆未保证右侧直行车道车辆正常通行,右转操作不当造成交通事故,而这不仅仅是一起简单的交通事故,驾驶汽车转向的男子并不是该车的车主,而是4S店内的一名维修人员,为什么维修人员会将车开出4S店呢?说起这件事情,车主吴崧气愤不已。

  吴崧告诉记者,2017年10月份,他在上汽大众铜仁4s店花了25万元买了一辆大众途观车,为了给爱车更好更专业的养护,他一直定期在4s店做车辆保养,今年11月4日吴崧像往常一样,将自己的爱车开去4s店做常规保养,当时店员向他推荐了 “恒信惠保”b套餐,3000元可以做四次基础保养,还赠送一些项目,吴崧认为很划算就交钱办了该套餐。随后,车辆在保养过程中,吴崧便在4S店维修车间休息室内等待,过了十几分钟,吴崧想要看看保养进度,却发现爱车已经不在维修车间了,四处询问无果,店内工作人员只让他在店内继续等待,殊不知等来的却是爱车出事故的消息。

  吴崧赶到事故现场后发现,是当时维修人员将车开走的,现场交警判定为吴崧的车辆负全部责任,而事故车辆也已经被移至路旁安全地带。

  通过查看车上的行车记录仪,在4日下午13点25分,维修人员将车辆从维修车间后门开出了4s店,行驶一段路程后,于13点28分准备转入4s店时,由于操作不当,与右侧同向直行的汽车发生了碰撞,13点47分,吴崧才被通知赶到了事故现场,事故发生后店内一位负责人给出的说法是试车,这让吴崧难以理解。

  4s店工作人员:这个东西可能是我们自己不够严谨导致的问题,我说会负责的,美女 论坛 哪里多搞坏的地方会给你处理。

  吴崧说,在车辆保养过程中没有任何工作人员说过需要试车,而在自己的车消失的二十分钟时间内,也没有工作人员告知自己,车被开出去了

  随后,吴崧被店内员工叫去了办公室商量相关事宜,谈了十分钟, 2019年翻译资格考试二级笔译英译汉段落练习,吴崧想要先查看车辆损毁程度,此时店内员工已经将车停放在4s店维修区门口,车内还放着音乐,这让吴崧更加生气了。

  当事人 吴崧:车给我撞烂了,现在车上还放着音乐,师傅也没有看到,你听嘛,现在音乐还在响着的。

  吴菘称,在协商处理方案的过程中,店内一名负责人称事故造成的损失修复以及第三方的赔付都需走自己的保险,另外4S再补偿自己三四千块钱,吴崧没有答应。

  由于双方意见不一致,吴菘就回家等待处理意见。我们钢铁人应当为之骄傲和自豪。香港马会资料大全官方11月5日,吴崧接到通知再次来到4s店,店内一位负责人又提出了另一种处理方案,同样让吴崧难以接受。

  吴崧告诉记者,4s店一直声称是试车途中造成的交通事故,但是记者在吴崧的保养单上看到,只是更换发动机机油、机滤,是什么项目需要试车呢?对此吴崧也存有疑虑。

  为进一步了解事情真相,记者与吴崧一同来到了上汽大众铜仁恒信众和4s店。在4S店维修车间外的一处停车区域,记者看到了吴崧的车。

  对于吴先生的这次事故,4s店又是什么样的态度呢?在记者询问过程中,该店一名负责人表示,目前领导外出,不方便接受记者的采访。

  上汽大众铜仁4s店 前台主管 翟建友:因为我们领导不在的话,我不接受你们的采访。

  上汽大众铜仁4s店前台主管 翟建友:是我们工作人员造成的,但是我们没有说不给他处理,到时候我跟他协商就可以了。

  为了解事情原委,记者在吴崧的带领下,找到了当时那位驾驶吴先生爱车出事故的维修人员张舒森。

  记者在吴菘所办的“恒信惠保”b套餐内,并未看到有四轮定位的项目,而且在4s店给吴崧的汽车保养结算单上,也没有四轮定位的项目,为何工作人员声称是四轮定位试车呢?即使是试车,为何不告知当事人?店内其他工作人员也不知情,还带着吴菘四处找车呢?当记者再次提问时,张舒森以接电话为由就走开了,为进一步求证事情真相,吴菘带着记者又找到了当时接待吴菘的一名工作人员。

  在场4s店工作人员均以领导出差为由拒绝采访,记者试图电线S店领导沟通,但对方表示,目前只能单独与当事人吴崧协商处理方案,所以记者只能在外等待,经过近半个小时协商,4S店给出了一个最终的处理意见。

  对于这一处理方案,吴菘表示无法接受,只能继续回家等待4S店负责人回来,拿出了一个合情合理的处理态度。

  目前双方仍然在协商中,吴菘告诉记者,如果双方不能达成一致意见的话,将用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权益。